引入非法经营罪 将高利贷关进法律的笼子

  • 日期:12-25
  • 点击:(828)


资料来源:全国商业日报《杜恒峰》高利贷,每笔交易的评论员,最终被关在一个法律笼子里!

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正式发布《关于办理非法放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办理非法出借刑事案件的若干问题提出具体意见。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政策在发布之日正式实施,没有设定过渡期。

本《意见》明确定义了高利贷被列为非法经营罪的情形。其“前提指标”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年利率为36%,贷款实际年利率必须超过这条红线;二是提出“定期向不明社会对象发放贷款”的概念,即在两年内以贷款或其他名义向不明人员(包括单位和个人)贷款10次以上。 我们认为,设定这些前提指标是为了区分正常的民间借贷和非法借贷的高利贷,以保护正常的民间借贷。

就具体情况而言,《意见》涵盖了贷款金额、非法收入金额、贷款接受者人数和社会后果四个维度,充分体现了高利贷的特征。 根据《刑法》《非法经营罪》第二百二十五条,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违法所得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为了适应这一法律规定,确保可操作性,《意见》还根据涉及的金额区分了“严重情况”和“特别严重情况”:如个人非法贷款金额超过200万元,单位非法贷款金额超过1000万元的列为“严重情况”;个人违法贷款累计1000万元以上,单位违法贷款累计5000万元以上的,列为“特别严重”

众所周知,高利贷是私人借贷中的普遍现象。 为了遏制私人贷款利息过高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司法解释,提出了24%和36%的标准,即不超过24%的利息受法律保护,不超过36%受法律保护,24%至36%的利息受到部分保护(取决于利息是否支付)

随着近年来网络金融的爆炸性增长,一些伪装成服务费但实际上被砍头并支付利息的共有黄金产品已经成为高利贷的变体。实际利率不仅远远超过了36%的标准,而且已经蔓延到学校,并向没有偿还能力的学生发展。恶意集资和恶性案件时有发生,给债务人及其家庭带来巨大伤害。

《意见》年以前,除上述规定外,限制高利贷的手段非常有限。 此前,法律界也曾就高利贷是否应纳入非法经营罪进行过一些讨论,但最高法院最终支持不将其纳入。 例如,《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被告人何伟光、张勇泉等非法经营案的批复》中提到:“我们的研究表明,被告何伟光和张永全的高利贷行为具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但这种行为是否属于《刑法》第225条规定的‘其他严重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经营行为’,相关立法和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因此不宜以非法经营罪对何伟光、张永全等人的行为定罪处罚。” "

《意见》的推出充分反映了法律对民间借贷态度的转变。 例如,《意见》对互联网金融中流行的“砍头利息”给出了明确的解释:如果非法贷款人以介绍费、咨询费、管理费、逾期利息、违约赔偿金等名义收取利息。并以提前从本金中扣除的形式,将相关金额计入实际年利率的计算中。 对于因收债引发的一些恶性事件,《意见》也明确表示,如果“造成借款人或其近亲属自杀、死亡或精神失常等严重后果”,将被视为“情节严重”的非法商业犯罪。造成多个借款人或其近亲属自杀、死亡或精神障碍等特别严重后果的,将被认定为“特别严重”的非法商业犯罪 这种监管将极大地减少因收债而造成的人类悲剧。

虽然新发行的《意见》不能穷尽所有的民间借贷情况,但市场参与者必须努力适应新的规则。 然而,规则总比没有规则好。清晰的规则是市场参与者做出决策的标准。它们有利于更好地保护借贷双方的共同利益,有利于基层执法和司法机构更有效地处理民间借贷纠纷,有利于金融秩序的长期稳定。

责任编辑:贾振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