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学者人民日报撰文:负利率时代的挑战

  • 日期:12-21
  • 点击:(1010)


原标题:负利率时代的挑战(经济学视角)

高海红

今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转变导致全球新一轮降息 目前,美联储的联邦基金利率已降至约1.875%。欧洲央行将把主要再融资利率保持在零,并将隔夜存款利率下调至-0.5%;自2016年以来,日本银行一直将其贴现率保持在-0.1% 此外,瑞典、瑞士和丹麦的官方利率也进入了负区间。

这一轮降息的目的是应对经济增长同时放缓,防止全球经济衰退的出现。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最新预测,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率将为3%,这是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预计央行将通过维持超低利率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并通过股市的财富效应提振消费。 然而,由于过度依赖超低利率,传统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有效性受到质疑。 面对利率下调的压力,一些央行将负利率作为一个必要的选择,带来了挑战,甚至是负面影响。

首先,利率下降趋势和债券收益率趋势是相互传递的。 在低通胀预期条件下,长期国债收益率普遍下降。例如,美国的长期和短期国债收益率发生逆转,德国和法国的长期国债收益率分别进入负值区间。 这些指标表明,经济存在持续下行风险,并对市场情绪产生方向性影响。 当市场对降息的预期强烈时,央行不得不遵循市场预期,采取降息政策。 从市场的角度来看,这种现象是自我实现的 对央行而言,过度维持市场情绪被视为隐含道德风险。

第二,负利率对金融机构的运作构成挑战 当官方利率为负时,商业银行需要在中央银行支付准备金,这是银行的直接成本。 与此同时,商业银行无法将存款利率调整为负值,从而降低存款与贷款之间的利差,这构成了银行的间接成本。 为了应对这种潜在损失,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推出了一个分类体系,将准备金超过最低标准6倍的银行免除存款贷款负利率的负担。 这种方法的目的是确保银行享受宽松的信贷条件,同时不承担负利率的成本。 欧洲央行仍在探索这一措施,判断其有效性还为时过早。

第三,负利率对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稳定构成潜在风险。 过度宽松的货币条件鼓励高风险投资。当经济下滑时,金融资产价格逆势上涨,助长了金融泡沫,增加了非银行金融机构的脆弱性。 目前,中非银行和金融机构在主要国家的比例已经达到80% 换句话说,如果非银行金融机构有问题,整个金融体系将面临系统性风险。

最后,负利率可能会进一步推高全球债务水平。如果不提高企业的盈利能力,债务的不断积累将严重降低企业的偿付能力。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一些国家的估计,在经济低迷时期,相当多企业的债务利息负担超过了盈利能力,这些企业的债务占企业债务总额的40%。

简而言之,确保经济重回增长轨道是解决负利率时代诸多不利影响的根本途径。 过去几年,我们变得过度依赖货币政策。如何在未来有效地将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结构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相结合,以刺激各种经济增长因素的潜力,同时确保经济体系的稳定运行,是各国决策者面临的真正挑战。

(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

责任编辑:杨X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