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指高校腐败、有偿中介、“花瓶董事”

  • 日期:12-05
  • 点击:(734)


新华社北京2月18日电(记者杨毅、沈伟、孟佳)自2015年第四季度以来,教育部在高校独立董事问题上引发了一场监管风暴,何润软件、华信国际、俞钻石等许多上市公司在春节前后纷纷辞职。 《新华视点》记者统计发现,300多名大学独立董事已在三个多月内离职。 大学独立董事的频繁更替揭示了什么反腐和公司治理的新迹象?

严格控制高校副科级以上干部,2015年第四季度发布的《普通教师辐射

《教育部办公厅关于开展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情况专项检查的通知》》,以及教育部2015年12月初对国际工商大学两名前领导干部非法兼职薪酬的公告,加快了清理高校独立董事的步伐。

记者梳理发现,离开的高校独立董事大多是领导干部,但也有普通高校教师没有行政职务。 岳阳兴昌独立董事唐文辞职的原因是“由于湖南理工学院繁重的教学、科研和管理任务”。辞去大唐发电唯一董事职务的姜国华辞职,“是因为他需要将更多精力投入到当前的学校工作中。”

据了解,去年教育部的专项检查和以前的规定主要是针对高校领导干部群体的。 例如,2010年,教育部向下属高校发布了《直属高校党员领导干部廉洁自律“十不准”》号文件,规定"不允许违反规定在学校内外的经济实体中从事兼职或兼职工作,也不允许有报酬的中介活动" “2013年10月,中央组织部发布了《关于进一步规范党政领导干部在企业兼职(任职)问题的意见》号文件,其中还对党员和领导干部的兼职企业做出了严格规定。

许多曾在北京几所大学担任独立董事的教师告诉记者,学校对领导干部有严格的控制,并没有明确规定普通教师可以辞去独立董事的职务。然而,一些教师出于未来行政晋升等综合考虑,自愿辞去上市公司或未上市企业和金融机构独立董事的职务。

监管风暴剑(Regulatory storm sword)指的是“大学依赖”背后的三大问题

大量兼职的高校干部和教师作为唯一董事一起离职,数百名高校教师仍然担任上市公司董事会的唯一董事,这一事实反映了中国上市公司严重的“大学依赖”。 这一轮高校独立董事监督风暴指出了这一疾病的几个深层问题。

-高校腐败 批评高校独立董事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高校党政领导干部安排上市公司董事的子女上学,形成?τ虢鹎慕灰住?

中国人民大学招聘与就业系前主任蔡荣盛是7家公司的独立董事,他因在招聘过程中收受1000万元贿赂而受到调查。这些公司的业务涵盖网络技术、交通运输、数字技术、商业银行、基金管理等多个领域。

-支付的中间风险 业内人士分析,高校的许多干部和教师除了专业理论研究素质外,还在政府部门或行业协会担任顾问委员会和兼职顾问。 许多上市公司看中了这些资源和社会关系,所以许多大学教师被聘为唯一的董事。 然而,这也增加了为了利益而侵犯资源的潜在风险。

记者发现高校独立董事的社会地位通常很高。 例如,一所大学的博士生导师在一家大型a股上市公司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同时也在多个协会和政府专家委员会担任社会职务。 大学教师,在大型上市金融公司担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同时在中国健康法律协会、中国法律协会、中国保险协会和中国医学会等组织担任执行董事或专家。

记者在采访一些学术论坛时发现,组织和主持论坛的教授可以邀请政府部门、行业协会和相关企业的许多领导参加会议。这种网络的影响让许多上市公司非常羡慕。

北京师范大学公司治理与企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高明华认为,大学和科研机构的独立董事看似独立,但实际上他们在为上市公司创建关系网络方面更为有效。

-"花瓶导演" 业内许多人士表示,许多年薪超过10万元的高校独立董事投票赞成参加董事会,并没有对中小股东行使董事会监督权。 广东奔代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国华表示,从众多上市公司虚假陈述案例中可以看出,他所代表的独立董事,包括高校独立董事,基本上没有发表任何有价值的意见。

北京一家国有企业的独立董事律师告诉记者,一些公司选择高校干部和教师作为唯一董事是因为他们的名气和良好的形象,但实际上这个人的实际水平可能不高。 “当我在董事会的时候,我看到一个大学老师拿着手机看与业务无关的内容,这让人们非常反感。 “

兼职外部主管成为另一个“盲点”,打破了“一股独大”制度的顽疾。

记者调查发现,上市公司对高校教师的“依赖”不仅关系到高校独立董事的问题,也反映出一些上市公司喜欢聘请高校干部和教师作为外部监事。

记者发现,在a股市值最大的10家上市公司中,工行聘请了中央财经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的教师担任外部监事。农行聘请清华大学教师担任外部监事。浦东发展银行聘请了上海国家会计学院的教师作为外部监事。兴业银行聘请厦门大学教师担任外部监事

设?⑼獠考嗍碌某踔允羌嗍禄崞盖胪獠咳嗽保忧考嗍禄岫怨揪芾淼募喽健? 业内人士认为,越来越多的高校干部和教师兼职担任外部监事,这可能与以前的兼职唯一董事相同,造成违纪隐患。

专家建议,首先,在“退休正式独立董事”和“大学独立董事”清理干净后,上市公司不仅要扩大独立专业独立董事的来源,还要打破一股独大、独立董事比例低的深层次制度问题。

第二,加强职业经理人市场的发展和完善 记者了解到,在公司治理相对成熟的欧美国家,大学独立董事的数量相对较少。 据经济科学出版社《中国上市公司董事会治理指数报告》报道,在美国和英国等发达国家,独立董事大多是其他高知名度公司的现任高管。 由于下级董事离职后不会被其他企业聘用,这些人非常关心自己的个人声誉资本。 然而,在中国,为了讨好公司负责人,大多数大学董事往往采取“无麻烦”的态度。

此外,高校应加强对干部和教师的管理 长期接触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的信诺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孔伟平认为,从最近高校许多独立董事辞职的原因来看,与自身工作的冲突仍然需要学校加强管理和教师的自律

庄德水,北京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说在一些经济和金融实践学科兼职可能“帮助学者了解行业的前沿” 不过,他也指出,如果担任唯一董事的大学教师人数过多,也可能对教学产生一定影响,甚至产生兴趣交流。

庄德水建议高校在严格遵守国家有关规定的基础上,根据学校和学科的实际情况完善自己的管理计划,以免影响正常教学。 兼职工薪族必须经所在单位批准,并应依法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