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基金发行:“利器”缘何变“钝器”

  • 日期:11-19
  • 点击:(1124)


数据显示,截至9月16日,中国公开发行基金行业的产品数量已达5746种,其中一半以上是股票基金和混合基金。 然而,近年来,公共基金从业者发现发行新基金扩大资本管理规模的道路越来越具有挑战性。

偶尔会有爆炸,而且往往是独自一人。很难掩盖大量新产品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事实。 更不用说,在过去的十年里,经过几轮爆炸性的新基金销售,每个人都惊讶地发现,股票基金产品的规模基本上在同一个圈子里。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混合基金 据数据显示,混合基金资产管理规模的高峰出现在2007年,当时只有224种产品,但资产管理总规模高达2.5万亿元。 自那以后,产品数量有所增加,但资本管理规模从未回到顶峰。 截至2019年9月16日,混合基金产品数量飙升至2467种,基金管理总额降至1.78万亿元。 相比之下,新基金发行的边际贡献是显而易见的。

起初,不是这样

公共基金的“老人”常常回忆起十多年前的快乐时光。 当时,发行新基金是基金公司扩大资本管理规模的绝对“利器”。每当一个新的基金产品获得批准,基金公司都会把它视为大规模扩大规模的好机会。产品最初筹集数十亿甚至数十亿美元并不罕见。 以股票基金为例。数据显示,2006年至2009年,股票基金产品绝对数量增加了10多项,但总规模增加了1000亿元。 2009年底,基金总数的十分之一左右,规模超过100亿元,主要是股票型和混合型基金。

行走时,为什么“利器”突然变成了“钝器”?新基金发行后,它是如何从流动状态走向生活的?

一家基金公司的高管认为,这种变化不是“突然的变化”,而是基金行业恶性竞争累积的结果。 他指出,当股指从2007年底的峰值缓慢下跌时,公开发行基金并没有意识到行业危机即将来临。大量基金产品相继被归档。激增的产品数量几乎耗尽了几年来市场的最后一滴果汁。 投资者热情消退后,基金产品供求关系发生逆转,但即便如此,基金公司还是将资本管理规模的竞争推向白热化,拼命开发新基金成为主要竞争手段。

最终,当越来越多的业内人士意识到过度发行新基金和同质竞争的后果时,他们的步伐并没有停止。 这时,持续新基金发行战的原因变成了:“如果我不发行新基金,而其他公司发行它们,那么在这个渠道的指引下,我的股份将被赎回,成为其他公司的新基金股份。”

简而言之,就是“推倒东墙,填平西墙”。" 因此,十年一梦之后,权益产品的规模仍在原地打转。 这显然不是公共基金行业的健康发展之路,因为公共基金行业希望在财富管理行业寻求更高的地位。

幸运的是,行业领导者已经开始改变 记者发现,一些资本管理规模最大的公司正在进行发行新基金的战略重组。 例如,为了减少旗下同类产品的引入,平台建设、品牌建设和团队建设被视为战略发展的核心。一些基金公司甚至表示,完全有可能“合并类似项目”,减少旗下基金产品的数量,退出已经有些“病态”的新基金发行战场。

就连一些中小型基金公司也开始反思过去的新基金分配策略,大刀阔斧地切断“迷你基金”,希望减轻负担,轻装上阵,寻求突破。

(责任编辑:张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