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败局!最贵独角兽暴跌千亿,创始人拿119亿走人,软银痛苦接盘

  • 日期:11-02
  • 点击:(1706)


?

(原标题:罕见的失败!最昂贵的独角兽公司暴跌'1000亿,创始人花了1,190亿离开,软银接管了)

在阿里巴巴上获得了1300倍的投资回报率,这使日本人可以封印“上帝”。

有时候,世界各地的富人为了投资他的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而砸了头,但是最近这个普遍存在于“上帝”中的日本人似乎并不那么精神。

今年初,将筹集1000亿元人民币的软银愿景基金第二阶段资金尚未到位。与美国第二大独角兽公司WeWork的战斗就像一个系列,并且每天都会更新。吃瓜的人惊呆了.

新闻:软银再投资100亿美元以控制WeWork

根据CNBC的报道,10月22日,软银集团决定投资超过100亿美元,以收购美国共享办公室的发起人WeWork,并让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放弃股票回购。 WeWork的控制。

为了让WeWork创始人亚当放弃对WeWork的控制权,软银集团将向亚当支付6.85亿美元的股份,1.85亿美元的四年咨询服务费用和5亿美元的信贷额度。并有权任命两名董事会成员。作为交换,诺伊曼将辞去董事长职务。

此外,软银将在年底以每股19.19美元的价格回购WeWork现有投资者的一部分,估计费用不超过30亿美元。

软银集团表示,在完成全部股权转让后,软银集团将持有80%的股份。

之前,软银及其愿景基金(第一阶段)耗资106亿美元,并拥有WeWork的三分之一股权。

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WeWork在软银集团之前和之后花费了200亿美元,经过如此折腾,其估值仅为80亿美元。

中国网民说:

软银想投票给另一个阿里,但我没想到它会成为天坑

在有消息称WeWork创始人亚当获得了超过10亿美元的遣散费之后,中国网民再也受不了了。

有人同情软银。我想投票给另一个阿里。我没想到它会是天坑。有些人也羡慕创始人亚当。这是“走出世界的最酷的方式。” .

美国最大的独角兽

上半年的估值已降低80%以上

谁是WeWork?

就像Uber改变了人们的出行习惯,亚马逊改变了人们购物的习惯。 WeWork的出现使美国人感到他们已经改变了商业房地产的游戏方式,从而颠覆了人们的办公室工作习惯。

2010年,Miguel McKay,Adam Neumann和他的妻子Rebecca Neumann在纽约创立了WeWork。

这家成立仅9年的新兴经济公司在资本的帮助下迅速发展。据报道,有超过500,000人在35个国家/地区的120多个城市的WeWork空间中工作。

实际上,WeWork的模型非常简单。简而言之,它是第二个房东。在市场上找到物业,长租它们,然后将其转变为共享的办公空间,然后以较高的价格将其出租给个人或初创企业。

但是,这种“两个所有者”的模式成功地引起了软银太阳的注意。

在2017年设立了规模为1000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之后,第二年,软银向WeWork投资了44亿美元。 WeWork在2018年的200亿美元估值实际上是由软银设定的。

在此之后,WeWork分别在2018年11月和2019年1月获得了对软银的30亿美元和20亿美元的投资,这使WeWork的估值从200亿美元飙升至470亿美元。

软银对WeWork有多爱?

据报道,在2018年底,WeWork秘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IPO申请。当时,软银曾计划收购WeWork的多数股权,但包括沙特阿拉伯和阿布扎比主权基金在内的软银愿景基金的主要投资者对该交易表示担忧。

最后,软银将WeWork的新一轮融资从160亿美元削减至20亿美元。此次注资使WeWork的估值增至470亿美元,使其成为当时美国最有价值的独角兽公司。

成银软银也是软银

如果WeWork可以公开发行,那么今天Fund可能不得不讲述这个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但是,WeWork上市的道路似乎是一个“障碍”。而这个“阻碍性老虎”恰恰是金主父亲软银集团,一直在支持他们。

美东8月14日,WeWork向美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提交了IPO招股说明书,正式向世界揭开了谜底。当时,所有的聚光灯都聚焦在这家明星公司上。

成千上万的分析师和记者通过招股说明书来查看公司的财务状况,商业模式和管理,就像100倍显微镜一样。

此后,一切都没有计划。持续不断的头条新闻质疑WeWork的财务问题创始人亚当的自我交易,管理不善和古怪的行为也成为每个人轰炸的焦点。

根据媒体报道,软银不同意WeWork的IPO申请,但创始人Adam愿意单独进行,并计划于2019年9月9日至15日启动IPO路演,该路演于9月首次启动。

更糟糕的消息是,自从WeWork提交IPO申请以来,其估值已从一开始的470亿美元降低。

今年7月,WeWork的股票收到了两个卖方要约,交易价格为1500万美元,转让价格分别为61美元/股和54美元/股。如果达成交易,WeWork的估值分别为261亿美元和231亿美元。这与470亿美元的估值相去甚远,媒体称其为“有价值的腰部”。

9月8日,道琼斯报道道,WeWork正在考虑将其IPO估值降至200亿美元以下。

9月13日,路透社报道,WeWork的IPO估值已跌至100亿至120亿美元之间。

WeWork估值变化(来源:《华尔街日报》的报告截图)

10月1日,当WeWork正式撤回其招股说明书时,该公司解雇了其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仅保留其非执行董事长职位。

Neuman在声明中说:“对我的审查引起了太多负面关注。因此,我决定辞去首席执行官一职,这符合公司的最大利益。”

随着创始团队的清理,软银集团接手了控制权,WeWork的估值仅为80亿美元。

根据公共财务数据,WeWork在2018年亏损了19亿美元,并在2019年上半年烧掉了23.6亿美元的现金。

截至6月30日,WeWork帐户上仍有25亿美元现金。根据目前每季度约7亿美元的现金消耗率,WeWork很快将在2020年第一季度出现财务中断,市场参与者推测资金耗尽的时间将尽早提前今年11月。

未来,软银集团仍需要投入多少资金来保持WeWork的运转,没人知道。但是,显然,软货币的投资损益和声誉下降,使愿景基金新阶段的融资更加困难。

据透露,向软银愿景基金投资450亿美元的沙特阿拉伯公共投资基金现在仅计划将其投资利润再投资到软银的新技术投资基金中;阿布扎比穆(Abu Dhabi Mu)向软银愿景基金投资了150亿美元。 Badala Investment Co.Ltd.还考虑将对软银新愿景基金的承诺减少到不足100亿美元。

分享经济以拯救街头孙正一掉到坛上

在共享经济的投资轨道上,孙正义和其开创性的软银并不是第一个奋斗的人。

在投资WeWork之前,Sun Justice的Vision基金还向共享旅游平台Uber投资了77亿美元,并在Uber上市之前(其估值为754亿美元)增加了10亿美元的投资。它在上市当天就被打破了,目前的市值缩水到约500亿美元。愿景基金已获得稳固的担保。

除了投资Uber和WeWork之外,软银还投资了中国的Drip Trip,印尼的Grab和印度的Ola,共同投资了经济轨道,软银控制了全球三分之一的旅游市场。

据报道,软银集团在2017年4月和2017年12月进行了两次投资,总投资额为80亿美元。根据权威数据,滴滴出行全年估值约576亿美元,软银持有滴滴出行约14.5%,成为滴滴川第二大股东。

事实上,滴滴出行应该在2018年上市,但滴滴出行平台上曾遭遇过几起旅客恶性案件,因此被迫让滴滴出行。刹车吧上市不仅变得遥不可及,其576亿美元的市值也大大缩水。

根据信息,一些滴滴涕的股东最近正在出售股票,其中一位中国投资者以大约400亿美元的价格在二级市场出售了滴滴涕的股票。价格已从之前的600亿美元的疯狂下跌了33%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