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加银认购私募债违约、中银保险拒赔 1.5亿保单真假难辨

  • 日期:10-12
  • 点击:(1325)


?

2018年,民生银行的基金公司和中国银行下属的保险公司为单笔公司贷款实施担保贷款,并上演了“罗生门”。

最近,中国裁判纸网披露了有关该争议的《民生加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与中银保险有限公司山东分公司保证保险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根据判决,法律纠纷还将相关金融机构的内部控制问题列入管理议程。

萝卜的章节吗?

该案的原告是民生加基金,该基金成立于2008年,是民生银行的子公司,持股63.33%。被告是中银保险,成立于2005年,是中国银行的全资子公司。

事情源于中小企业违约的私募股权。

判决书显示,2014年8月,莱芜市新通印刷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芜新通公司”)拟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济南民生银行发行1亿元债券。分行和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发行人,发行人在民生银行济南分行开立了专门的募集资金账户,管理募集资金。

2014年10月,民生佳音的基金子公司认购莱芜新通公司发行的1亿元私募债券,期限24个月。

民生银行和加拿大银行在认购私人债务前一个月,莱芜新通公司向中银保险投保了“企业贷款担保(D)-企业贷款履约担保保险”。

政策信息显示,被保险人莱芜新通公司由被保险人投保,贷款本金为1亿元。该贷款年利率为11%,承保率为100%,保险金额为1.53亿元。保险期内:2014年9月20日至2017年3月19日。

所谓的履约担保保险是一种财产保险,旨在补偿由于借款人未履行对银行财产的约定或法定义务而造成的实际损失。

莱芜新通私人配售期满后未支付约定的认购费。鉴于履约保证保险中规定的保险事故,民生和加拿大向中银保险提出赔偿要求,要求承担赔偿责任。

但中银保险拒绝履行其对保险赔偿的法律责任。原因是:一是案件涉及的保单是虚假的,保险公司没有按照虚假的保单收取保险费;其次,民生加银不是该保单的被保险人,与虚假保单没有关系,即使根据其索赔也是如此。被保险人的身份也无权向保险公司作为当事方要求权利。

在保险合同中,有三个重要的主题:一是被保险人(购买保险),第二是保险人(销售保险),第三是被保险人(由保险合同保证),被保险人和保险人是保险合同的当事人,被保险人是财产保险合同的保护对象。

那么,为什么民生加白银不是该保险的被保险人呢?

实际上,根据中银保险的证词,民生加基金子公司制定了“民生加银行-民生加银行资产-莱芜新通高息债券资产管理计划”,将筹集资金并承接莱芜新通公司的这笔私人债务。换句话说,民生银行只是资产管理计划的受托人,而不是借出自有资金的债权人。因此,没有权利要求赔偿。

民生佳银为拒绝中银保险履行保险责任,提供了11条证据证明其不仅认购了私人债务,还提供了购买保险的详细程序。值得一提的是,民生银行这次处理了。保险,客户是民生银行济南分行,主要经理是民生银行济南分行新民银行工作人员。

在购买保险的过程中,中银保险一一驳斥。其中,更关键的证据是:印章。

BOC Insurance认为,此案中涉及的保险单,《合同/协议面签声明》,批次和印章样本中盖印的保险单不是公司的印章,并且已经过司法鉴定。上述文件中的印章已由中银保险使用。封印确实不一致。

中银保险还表示,它仅在中银系统中充当履约担保业务,莱芜新通公司及其实际控制人朱应涛已在保单生效日之前被中国银行起诉,金额更多。超过三千万人民币一千万元以上。因此,在知道自己没有偿付能力的前提下,中行不太可能在没有任何担保的情况下偿还。这与常识不符。

因此,两党之间的争议焦点是该政策是对还是错。

对于此案,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民事判决书》中指出,民生加拿大银行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法院对此予以支持并判处被告银行中国保险向原告民生支付赔偿。

至于印章真伪,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无论印章真假,根据民生加银提交的照片显示,民生加银的委托人确实前往中银保险的办公地点对保险单进行核保,在中银保险办公室,其工作人员加盖了印章,在中银保险不能证明与民生加银还存在其他保险业务的前提下,法院认为,即使本案争议的印章系虚假的,民生加银也有理由相信中银保险工作人员在工作场所加盖的印章系中银保险真实的印章,由此产生的法律后果应由中银保险承担。

谁是接盘侠?

虽然法院有了判决结果,两家银行系子公司之间的纠纷也牵涉出金融机构业务往来中的一系列问题。

比如,这张保单还存在不少疑问。一是,按照保监会关于实施《财产保险公司保险条款和保险费率管理办法》有关问题的通知第一条第三款的规定,保险期间超过1年期的保证保险必须经过保监会的审批,而涉案保单上的保险期间为2年,且保单上载明的保单号对应的真实业务保单、发票、银行流水凭证与这笔私募债对不上号。

二是,履约保证保险承保的标的是基础借贷关系中的债权,而根据这张保单的日期显示,其在基础债权尚未成立时就先成立具有从属性和担保性的履约保证保险合同。三是,印章非中银保险常用章。四是,中银保险自称没收到保险费。

更加奇怪的是,这张被中银保险称之为虚假的保单,在中银保险的办公场所被顺利核保,那么,中银保险的内控是否出现了问题?

天眼查信息显示,自2014年起,莱芜信通公司与众多金融机构之间的借款合同纠纷不断,原告主体包括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平安银行、招商银行、中国银行、渤海银行、建设银行及多家融资租赁、地方小额贷款公司和农村信用社等,并被多家法院纳入被执行人名单。

(责任编辑:赵金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