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写真:重现神像风华 蔡承哲开启纸艺人生

  • 日期:09-11
  • 点击:(1433)


中新社台中8月19日电:再现神明形象蔡承哲开启纸生活

中国新闻社记者杨成辰

在这间老式的小办公室里,有三张桌子,上面放着法院的布告和印章,橱柜的另一边摆满了纸一样的雕像和手工制作的工具。

0×251C

8月17日,蔡成哲展示了他的纸制二郎神杨宇,他的配饰是天柱、三尖双刃刀和野兽的混合。中新社记者杨成辰摄

台湾纸艺家蔡承哲的生活就像他的办公室,按他的工作和兴趣分为两部分。

50岁的蔡师傅在嘉义县普子天田宫长大。他从小就被庙口所包围,对宫中的诸神和其他诸神有着特殊的感情。

蔡成哲高中时学过建筑,离开校园后联系了法律工作。转眼间,30年后,工作不再繁忙,他的公司在台中的业务也萎缩了。收入的减少对其他人来说是一件可悲的事情,但对于蔡成哲来说,这是新生活体验的开始。

蔡承哲有更多的时间回到他热爱的纸糊艺术。在工作台的灯光下,他用一副眼镜将浸透的报纸捡起来,轻轻地贴在纸糊的内侧,并涂上白胶,以避免气泡。

“一张纸应该贴上17层纸。每层都需要时间来干燥。大约需要一年才能完成。三四百年前的神明是用纸糊制成的,因为这种古老的工艺,所以在前人的口中有一句俗语“一纸,两土,三木”。

2013年,蔡成哲开始学习纸张填充技术。在学习建筑学的帮助下,他参观了寺庙并拜访了大师。他逐渐成为台湾这一领域的“大师”。

“其他人养鱼,养花,我报纸。”在工作场所打开冰箱,其中包含许多需要使用的旧报纸。经过探索,蔡成哲发现报纸的纤维薄而长,可以提高工作的硬度,并有助于长时间保留。在尝试了市场上的所有报纸之后,他选择了《民时新闻报》作为制作材料,该作品在法庭上发布。

8月17日,当蔡承哲介绍妈祖雕像时,他说他的作品与旧雕像的最大区别在于可以移动数字以调整不同的形状。中国新闻社记者杨承辰摄影

蔡承哲的第一部作品是一位为顺天宫而定的钱顺将军。虽然天宫宫还有很多纸浆,但几乎没有人真正掌握最近这种损失的技术,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看法。

花了半年的时间,将军的头脑形成了。但他没想到的是颈部连接很短,以至于无法用原来的身体部位关闭。你周围的人给出建议“只是通过重做下面的头来做”,但蔡承哲并没有结束第二次,只是再次回来。当第二件成品交给寺庙时,每个村民都对众神赞不绝口。

蔡承哲告诉记者,他也考虑过一个完全的过渡,并靠赚钱谋生。后来,他发现匆忙下班的工作并不像以前那么好。他强调,在经历了偏差之后,我了解到只有通过对研究的兴趣才能使纸浆技术不断改进。

蔡承哲仍然保留了“失败”的“登场”,为了提醒自己,他不应该忘记这种童年记忆的初衷。在过去的六年里,他共完成了20种纸糊作品,名称逐渐普及,其中一些甚至传播到东南亚。

“我不敢说我继承了传统文化,但我正在努力推广这种古老的技术。”在他看来,台湾的民间信仰是强大的,有些人“看到上帝和崇拜”,但知道信仰背后的历史原因。减。促进纸糊艺术不仅要求人们了解工艺,还要让他们知道它的起源。

最近,台湾纸艺人蔡承哲接受了中国新闻社记者的采访。中国新闻社记者杨承辰摄影

在内阁展出的作品中,西兰楼兰公主的雕像略显尴尬。蔡成哲说,依靠台湾神庙中的众神,不能让更多的观众喜欢纸艺。我不小心听到了大陆网络歌曲《我的楼兰》,他被西域传说所吸引,因此他根据想象创造了楼兰公主的形象。

虽然这部新作品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受到欢迎,但他坚信只有通过制作与现代人美学接近的不同作品才能让更多人看到和接受纸艺的美。

蔡承哲因家屡次获奖而成为家乡的名人,蔡承哲在家乡成为名人。他曾经以为他不熟悉的家庭现在了解他,他的作品被安置在圣殿里接受信徒并向他们表达他们的荣誉。

越来越多的人对来自台湾各地的纸艺感兴趣。他了解一切,并给出了他的经验。 “似乎总有一些隐藏的规则不容易在中国传统技能中传播。这并不好。只要年轻一代要求,我就会毫无保留地教他。”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