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味!加拿大血癌患者控告女医生闯入病房多次性虐性侵!

  • 日期:08-30
  • 点击:(692)


  多伦多女医生

  Dr. Theepa Sundaralingam

  (下面简称TS)

  被肿瘤患者起诉,

  原因是治疗过程中该患者

  被女医生性侵。

  

  而今年,事情却发生了反转。

  2015年2月至2016年中旬,

  TS医生负责诊治这位肿瘤患者。

  这位肿瘤患者觉得

  “哇塞,这医生长得甚合我意啊~”,

  于是便开始骚扰女医生了。

  做每件事都要有个渐进的过程,

  这位男患者也是深谙其道。

  他以患者的身份

  得到TS医生的电话号后,

  便抓紧时间跟医生

  “培养感情”,

  美其名曰:

  增进医患关系。

  

  从最初的调情,

  到发送露骨信息,

  他觉得女医生并没有十分抗拒,

  便开始直接邀请她

  到自己的家、

  病床

  以及医务室

  进行性行为。

  

  作风真是open到辣眼睛!

  患者单方面表示,

  TS每每在自己睡觉的

  时候

  进入自己的病房

  和自己发生性关系,

  通过划掉她的查房记录

  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但是两人一来一往

  总是会产生感情的,

  他俩便在这一年多的

  化疗和白血病微创治疗

  的时间里进行了

  肉体和精神上的恋爱。

  

  

  但当他越来越依赖TS的时候,

  TS却选择终止这段关系,

  备受打击的患者因此

  日益消沉、

  形销骨立。

  无法接受这一事实的

  男患者直接一纸状书

  将TS告上法院,

  称TS性侵自己,

  且在职时

  玩忽职守、

约、

  不讲信用,

  要求其赔偿145万美元。

  

  外科医生学院纪律委员会

  在决定是否取消

  TS的医疗执照时,

  TS并未辩白,

  所以她的医疗执照

  直接被吊销。

  

  对此,

  纪律委员会成员

  认为TS

  “道德败坏,无耻至极。”

  

  但是今年TS和她的辩护律师

  在法庭上

  却展开了不一样的陈情。

  

  她说自己从未

  性侵过患者,

  只有自己不再是

  他的主治医生时,

  才与他开展了

  柏拉图式恋爱。

  

  此外,

  患者还威胁她

  与自己发生性关系,

  否则就会拿彼此发出的

  肉麻短信敲诈她。

  

  TS的辩护律师

  Stephenson

  还愤怒谴责这名患者

  “把TS当做满足自己

  生理需求的物品”、

  “不断试图侵犯TS”、

  并提出无理要求,

  “让一名未经人事的

  女性作出她所反感的行为”,

  比如“与患者发生性关系”

  或“发裸照”。

  

  Stephenson

  在法庭辩护时,

  将TS描述成一位

  天真单纯、不懂如何

  拒绝患者的女性,

  所以每次患者说希望

  能够看到她时

  她也听话的去了。

  由于TS在法庭上

  不肯多言,

  而患者敲诈的太狠,

  法庭还是更愿意相信

  TS的辩护律师的。

  

  所以法院文件是这样写的:

  “TS医生的患者强迫TS与之

  发生性关系,

  否则就会投诉她,

  让她的职业生涯

  毁于一旦。”

  

  多伦多女医生

  Dr. Theepa Sundaralingam

  (下面简称TS)

  被肿瘤患者起诉,

  原因是治疗过程中该患者

  被女医生性侵。

  

  而今年,事情却发生了反转。

  2015年2月至2016年中旬,

  TS医生负责诊治这位肿瘤患者。

  这位肿瘤患者觉得

  “哇塞,这医生长得甚合我意啊~”,

  于是便开始骚扰女医生了。

  做每件事都要有个渐进的过程,

  这位男患者也是深谙其道。

  他以患者的身份

  得到TS医生的电话号后,

  便抓紧时间跟医生

  “培养感情”,

  美其名曰:

  增进医患关系。

  

  从最初的调情,

  到发送露骨信息,

  他觉得女医生并没有十分抗拒,

  便开始直接邀请她

  到自己的家、

  病床

  以及医务室

  进行性行为。

  

  作风真是open到辣眼睛!

  患者单方面表示,

  TS每每在自己睡觉的

  时候

  进入自己的病房

  和自己发生性关系,

  通过划掉她的查房记录

  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但是两人一来一往

  总是会产生感情的,

  他俩便在这一年多的

  化疗和白血病微创治疗

  的时间里进行了

  肉体和精神上的恋爱。

  

  

  但当他越来越依赖TS的时候,

  TS却选择终止这段关系,

  备受打击的患者因此

  日益消沉、

  形销骨立。

  无法接受这一事实的

  男患者直接一纸状书

  将TS告上法院,

  称TS性侵自己,

  且在职时

  玩忽职守、

约、

  不讲信用,

  要求其赔偿145万美元。

  

  外科医生学院纪律委员会

  在决定是否取消

  TS的医疗执照时,

  TS并未辩白,

  所以她的医疗执照

  直接被吊销。

  

  对此,

  纪律委员会成员

  认为TS

  “道德败坏,无耻至极。”

  

  但是今年TS和她的辩护律师

  在法庭上

  却展开了不一样的陈情。

  

  她说自己从未

  性侵过患者,

  只有自己不再是

  他的主治医生时,

  才与他开展了

  柏拉图式恋爱。

  

  此外,

  患者还威胁她

  与自己发生性关系,

  否则就会拿彼此发出的

  肉麻短信敲诈她。

  

  TS的辩护律师

  Stephenson

  还愤怒谴责这名患者

  “把TS当做满足自己

  生理需求的物品”、

  “不断试图侵犯TS”、

  并提出无理要求,

  “让一名未经人事的

  女性作出她所反感的行为”,

  比如“与患者发生性关系”

  或“发裸照”。

  

  Stephenson

  在法庭辩护时,

  将TS描述成一位

  天真单纯、不懂如何

  拒绝患者的女性,

  所以每次患者说希望

  能够看到她时

  她也听话的去了。

  由于TS在法庭上

  不肯多言,

  而患者敲诈的太狠,

  法庭还是更愿意相信

  TS的辩护律师的。

  

  所以法院文件是这样写的:

  “TS医生的患者强迫TS与之

  发生性关系,

  否则就会投诉她,

  让她的职业生涯

  毁于一旦。”

  

达到当天最大量